因為與方舟子論戰轉基因,全國政協委員崔永元一直處於風口浪尖,這兩天,他又免費公佈了自己拍攝的轉基因紀錄片,更引起熱議。昨天下午,崔永元在酒店報到後,接受了本報記者的採訪,就轉基因問題及近期社會熱點,暢所欲言。
  崔永元在美國調查轉基因(紀錄片截圖)。
  ■小崔說事
  >>>聊調查
  為掙錢調查開始“走穴”
  >>>聊調查
  推出轉基因紀錄片,就是希望能讓更多人理解“轉基因有爭議”這個簡單的道理,而不是糊裡糊塗地吃到肚子里去。
  >>>東莞掃黃
  不能只關註表象
  央視暗訪東莞色情業,引起社會廣泛關註。此後,全國各地都對黃賭毒進行全面“圍剿”。
  崔永元說,這個暗訪的作用是很明顯的,但他私下裡跟央視的同事聊天,聊起這事時,認為媒體在批評時,有時候只是關註表象,“比如,只是現場直播穿的少的畫面,而沒有追究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,根源是什麼。”
  與崔永元一樣在無黨派人士界別的,還有中國農業科學泰斗、世界雜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先生。在崔永元與方舟子就轉基因爭論不休的時候,外界原本期待“兩會”上袁隆平與崔永元關於轉基因的討論,但遺憾的是,昨天傳來消息,袁隆平請假,“袁崔對話”落了空。
  昨天下午,得知此消息的崔永元告訴新安晚報記者,實際上,他還是從袁隆平那裡第一次真正知道轉基因。“大概是在兩年前吧,跟他聊,知道了轉基因。”崔永元說,當時他還不是很懂 ,主要是聽袁隆平講,“我學文科的,當時對轉基因確實不感興趣。”
  而真正促使崔永元下決心搞清楚轉基因的,還是他和方舟子從去年9月開始的那場論戰,“這六個多月,我想把轉基因搞明白。”
  “有的科學家支持,有的不支持,科技上的爭論 ,本來就是這樣。”但崔永元發現,一旦有人反對轉基因,就被對手扣上“外行、別有用心”等帽子,“那我是不是也可以說,你們支持的,也是拿了錢,或者屬於利益團體呢?”
  所以,崔永元到日本、美國進行調查,推出了轉基因紀錄片,就是希望能讓更多人跟他一樣,理解“轉基因有爭議”這個簡單的道理,而不是糊裡糊塗地吃到肚子里去。崔永元告訴記者,為了轉基因這事, 他已經花了一百萬元了,“有人想贊助,但我不要。”
  崔永元估計,為轉基因他可能得花七八百萬元,他笑著說,“我現在生活質量嚴重下降,因為又要走穴掙錢了。”崔永元說,今年準備開始廣告代言,也會參加商業活動,而廣告涉及到裝修、食品等。他說,他代言廣告,要按他的方式來,就是加倍賠付,一旦消費者投訴發現質量問題,至少要一賠三,“我的廣告費,會先押上一半。”崔永元說,“企業找我代言,要有心理準備,因為不一定會揚名,說不定還砸了牌子。”
  >>>春晚
  放兩年再看挺好
  對於馮小剛版的春晚,崔永元說,馮小剛之前就說過他做不了什麼主,“這是早就能預料的事,整個晚會效果也一般。”他說,春晚其實可以不要在當晚看,而是過兩年再看,“當天晚 上,大家期望太高,每個東西都要好,而過個兩年,把節目拆開了看,你發現還挺好的,就像剩飯吃了香。”
  崔永元說,現在的春晚,有點像爬山,“從八點開始爬,一直要爬到珠穆朗瑪峰。”其實在他看來,晚會要跌宕起伏,而不是一路攀高,“但到了現場,就跟打了雞血一樣,聲音也都不自覺地大了。”
  >>>說提案
  加強監管嚴防濫種轉基因
  >>>說提案
  很多省市都有這個現象,究竟有沒有濫種,我可以拿性命來賭。
  基於對轉基因的調查,崔永元也帶來了自己的提案,而提案的主要內容,就是要問責農業部。崔永元說,轉基因食品進入中國市場時,按要求要進行嚴格的評估和案例分析,但目前國內並沒有慢性毒理學數據。另外,崔永元說,國家已經在轉基因研究上投入了數百個億,“但究竟研究出了什麼,建議進行審計。”
  更重要的是,崔永元認為,中國是全世界轉基因濫種最嚴重的地方,“很多省市都有這個現象。”崔永元昨天並沒有向媒體出示證據,但表示“可以為這個話負責”。他說,在他看來,農業部在轉基因監管中,是失職的。當被記者問到是否會在兩會期間找農業部官員“談談”時,崔永元說,“應該是農業部找我來談,他們是人民公僕嘛。”同時,崔永元放出狠話說,“究竟有沒有濫種,我可以拿性命來賭”。
  至於哪些地方在濫種轉基因,崔永元說,廣西、湖南、湖北、吉林等地都有,之所以先公佈這幾個地方,是因為種植面積很大,及時想銷毀也銷毀不了,“還有的地方種植面積小,我就先不點名。”崔永元說,這些地方濫種的轉基因農作物,跟其他農作物混在一起,銷售到其他地方,成為原料,進入到公眾的食物鏈,對老百姓的健康是一個安全隱患。
  ■實話實說
  60歲前完成三件事
  今年51歲的崔永元,除了繼續死磕轉基因,還在籌備他的第一部電影。“我想在六十歲前,完成三件事,拍一部電影,拍一部電視劇,拍一齣舞臺劇。”崔永元說,第一件事就是拍電影 ,“現在在做分鏡頭劇本,順利的話,明年年底拍好。”崔永元說,電影不會是紀錄片,而是故事片,“我當導演,肯定很好看。”
  崔永元坦言,人生就是這樣,不知道水的深淺時,就想去嘗試,“沒乾過導演,所以想當。現在讓我再去當主持人,肯定沒興趣了。”已經離開央視的崔永元告訴記者,現在教書很講究數據的支撐,“教學必須每個數據都有出處,比如我第一次備課,本來準備了三本書,後來找了一沙發的書。”
  >>>提建議
  轉基因成分應明確標示
  >>>提建議
  也許十年後搞清楚了,但是已經來不及了。但你又不能強制說不吃,那麼現在可以做的是,就是讓擔心的人可以選擇不吃 。
  那麼,存在爭議的轉基因食品,到底應該怎麼管理呢?他說,現在要給轉基因食品一個定論,很難,但可以做的是,明確進行標示,“不僅是百分百的轉基因食品要標示,就是含有轉基因成分的,也要標示,從而給予公眾選擇權。”
  崔永元說,如果你覺得轉基因食品沒有問題,那你盡情享用,如果你心懷疑慮,那麼你可以選擇不吃。但在目前沒有標示的情況下,“我們根本躲不開,因為糕點、豆漿里,可能都含有 轉基因的成分。”他說,轉基因最恐怖的一點,就是它的未知性,“也許十年後搞清楚了,但是已經來不及了。但你又不能強制說不吃,那麼現在可以做的是,就是讓擔心的人可以選擇不吃 。”崔永元說,“又不是不吃轉基因就會死,我們有其他的選擇。”
  崔永元透露,他下一步要去歐洲,“兩會之後吧,要去西班牙、法國、德國,去瞭解那裡的轉基因的情況。”崔永元的選點也很講究,“西班牙是種植較多的地方,法國和德國是抵制,我想去瞭解,像法德這樣科技發達的地方,究竟為何抵制,是貿易敏感,還是基於安全性考慮。”  (原標題:崔永元曝多地濫種轉基因作物)
創作者介紹

rv68rvpzi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